天麻园

贵州天麻:发出浓浓的怪味儿,人们蹙眉忙摆手,不如吃白菜黑花楸

      编辑:天麻       来源:天麻园
 

1,贵州天麻,向无头蜜蜂一样,干着急

你小时候的农业早已超越任何地球人的想象。

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现代农业科学化规模种植技术提高,研发人员种植人员普遍增加,天麻和虫草、灵芝等皇帝认可的八大仙草一样,早已各地开花,走进寻常百姓家。

山楂1970年代都当作药品,大山楂丸是治疗肠胃炎的中成药。如今,秋天的果品市场,山楂价格低到无人问津。

这就是食药同源,过去受人类科技与认识水平有限,土特产种植面积少,商品流通范围更小,很多野生的植物被当成药,没想到近几十年,野生到人工种植技术突破,人类的创新能力释放出来,曾经的药品植物,都在餐桌上稀松平常。

隔阂在上面,全世界都一样,“政府有关部门”不仅要管控无盲区,而且凡事谨小慎微,说鸵鸟政策不冤枉。政府官员没有天然动力创新,也没有服务概念。

天麻和那些束缚在中药材领域的种植品种一样,贵州从2016年就向上面申报,请求给天麻“解禁”:成为食药同源的品种,成为新的一种食品。

哎,特别无奈又无语的是,北京这边,“卫生部”到“卫计委”再到“卫健委”,这下属的司局和地方垂直系统的新牌子还没被认识,就变了,连“食药同源”这四个字,都走入历史----那些种植面积大的中药材,新的“黄袍”改名叫“新食品原料”。

而地方这边,最等不起的是企业。获批遥遥无期,种植量大低价伤农,少量进入中药企业,大量是要加工成食品的,可是工商部门和安全生产部门不管,只要天麻唯有进入“新食品原料”目录,就属于非法。

2018年初,“卫计委”,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物质目录管理办法(这样规定的长度和词句,不把人绕晕不行),公布了9种“食药同源”,天麻就在其中。他们不想担责“请相关省试点,一年半或两年后再如何如何”。

2,东北的黑果花楸,“精准制导”搞身份证,闯出新路子。

“黑果腺肋花楸”,这是怪怪的学名,也是“卫健委”严谨规范的批文里使用的名称,外号,简称,民间还是认“语言经济学”,与自然保护区里白色的花楸区别,叫“黑花楸”吧。

今年1月9日上午,辽宁省鞍山下辖的海城市郊外举办一场大会,“黑花楸获得卫健委新食品原料”,来自沈阳的辽宁省卫生厅官员、大学、宁夏种植基地、北京中央媒体的500多人,参加这个祝贺般的仪式。

黑果花楸又叫不老莓,英语叫阿龙尼亚,是韩国人2000年之前把相关产品带到东北,引发人们的兴趣,国家林业局承认了辽宁干旱研究所从国外引进的“林木新品种”。

海城市养猪大户陈世富在讲话中几次动容,全场鸦雀无声。他2012年到2017年大面积育苗,东北西北各地种黑果花楸十多万亩,农户们与他一起跳楼:这玩意营养在搞,一钱不值,因为无法加工成现代食品,只能堆积在冷库里。

陈世富的合作伙伴杜乃利更是热泪盈眶。从2016年起,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到沈阳和北京为黑花楸申报新身份证。到2018年,他们经常在北京“卫健委”周围的宾馆一住就是半个月,心理遭受过山车。

一会儿得到信息,需要赶快补充材料,一会儿听说,这黑花楸几年之内没戏了。陈与杜,经常处于绝望与希望中。

辽宁省前卫生厅的几位官员不仅证实了他们的见闻,而且也从自己的角度解释了他们找大学,开论证会,带着跑北京,从系统内帮着企业支招甚至针对中央部门的作风应该如何巧妙应对扥 等,全方位的努力与服务。

很难说哪个细节促成了最后的成功,几个亿资金的投入,数千各地的种植户,陈世富反复提出“跳楼”这这个词。

连电视宣传的节目或截屏也有可能打动某些官员。

曾经为他连续两年策划在CCTV-7宣传三次电视专题节目的藏公柱导演介绍,《聚焦三农》推出“100多万斤花楸遭遇卖难”《农广天地》“黑果花楸的种植技术”《创富路上》“养猪状元的花楸困局”,诉诸感情的电视,能不打动生硬的政策的活人?央视公信力的加持作用呢?

3,贵州天麻,摒弃西部等靠要思维,不能做“白开水”。

小编参加4月15日在毕节市大方县举办的天麻研讨会,会议的内涵是希望加快天麻的“新食品原料”到工厂化的步伐。

这种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会议,必须实现通过媒体隔空诉苦与喊话,竟然只有很少的媒体记者参与。开会是烧钱,但是要烧到点位上。小编最后发现这个会等于“白开”。

至少应该有10家媒体的记者,尤其是央媒的深度报道的文字记者,他们能理性深刻的梳理天麻食品的艰难之路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他们能以媒介品牌的资源,释放天麻的声音感召力,人民日报新农村周刊值得报道一个整版,新华社值得发表一个天麻产业界的心声。

与医药和食品高度相关的《健康报》《中国食品报》《中国中医药报》,都应该请到。连记者和官员都会从这些报道中,认识天麻,互相启发。

至少应该有贵州大学医药方面和食品方面的课题组,最好他们能承接科技和教育垂直项目的权威研究,他们的声音比农科院系统的更重要。

试想,这几年关于天麻的学术研究还少吗,专家学者那么难找吗?

至少应该有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员或者下属事业单位的人,提交报告,特别是他们从系统能通报,如何“跑北京”、跑北京前贵阳需要合力做哪些?

反正以上两者,小编在会上没有见到,也没有信息源获得。

即使这样,小编在会上也掌握了丰富的天麻信息,特别是天麻研发的几十种食品药品以及说不清分类的轻奢类商品,如香皂,如化妆品等。

小编主动和农民日报、健康报、中国科学报等同行说到天麻时,他们那种似曾熟悉又感到陌生的语气之后,表示了对天麻选题报道的浓厚兴趣。

一切公众传播的基础还是人际传播,大千世界,选题千千万,报道谁,关注谁,在通行报道规律基础上,感情成本的投入,报道成本的投入,还用说吗?

剃头挑子的热情很快消失,"知我者为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当小编把对接记者联系方式,要回复给贵州省农科院农作物品种所Z老师,当给天麻产业创新联盟贵州天麻较早创新者Z总说时,要么永不接电话,要么不知我在说什么,哎,认知层次不一个平台时,太累了。

贵州天麻,要消费者认可,还是让食品加工界与营销界认可,还远着呢。不过,这意味着,陕西,云南、陕西、重庆的天麻,市场空间更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